【江山云罗】第十一集 草露沾衣 第三章 竹杖芒鞋 剜印心沉
作者:林笑天      更新:2020-08-08 12:47      字数:13617
  第三章·竹杖芒鞋·剜印心沉


  2020年7月10日


  即使是规矩林立的军营即使豪杰们在操演时段已被训得令行禁止绝对不


  敢冒犯军规半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


  听得这个名满天下的三字时突击营里还是发出一阵抽冷气

  惊叹讶异与果然如此相混的嘈杂声。


  「天阴门……【飞花逐影】柔掌门?」忘年僧也是佛门出身柔惜雪这三个

  字对他而言更是如雷贯耳。


  至少在两年之前柔惜雪还是佛宗无可置疑的第一人无论佛法武功无出


  其右者。


  二十年前柔惜雪执掌天阴门忘年僧还是寺院里修行的青年和尚。


  当年

  的所思所想还历历在目:「柔掌门该当是天上神祗下凡吧。


  」


  这个荒诞的感慨并未持续多久就被师傅敲在光头上的木鱼给敲得「顿悟」:

  「昏话柔掌门必是修行大成的西天比丘尼神祗是在道观。


  」


  这位步伐沉重一段路就走得气息散乱面色潮红额角见汗的弱女子会是


  柔惜雪?这位眉眼里光芒暗淡甚至时不时露出沧桑目光的女子怎么会是柔惜雪?

  她的绰号是【飞花逐影】。


  天阴门有盖世轻功魔劫昙步身为天阴门掌门


  传说她施展起轻功来就像一片花瓣般轻盈浑不着力。


  而只要她愿意即使是一片


  阳光影子都能被她闪电般的身法轻易捕捉。


  「正是贫尼。


  是不是觉得一个又老又丑三步路就喘气的尼姑居然是天阴门

  掌门心里很是失望了?」忘年僧的嗓门一贯大这一段疑虑重重的喃喃之语

  一样如擂战鼓。


  柔惜雪听在耳中目光流转淡淡回答道。


  忘年僧猛然惊醒过来惶恐朝点将台望去。


  只见柔惜雪带着一丝迷茫寻找


  着发声的人左右转动之后终于停在自己身上。


  即使鲁莽如忘年僧也看出柔惜


  雪并非确定自己就是方才言语唐突的人而是她看见了自己的光头依然不能万

  分确定因此才露出询问的目光。


  忘年僧赶紧弓腰低下头去。


  不仅因为言语中的疑惑之意十分冒犯还因柔惜


  雪身旁的倪监军美眸里吞吐着怒焰滔天。


  以倪监军的积威忘年僧吓得心惊胆战


  哪里还敢抬头。


  天阴门被燕皇下旨覆灭之后宗门本里无一生还倪妙筠与冷月玦来到盛

  国而柔惜雪则销声匿迹。


  这样一位身负绝顶武功的大人物自会引来江湖中猜测

  纷纷。


  有说她已随宗门一道灰飞烟灭的;有说她来到一同盛国准备就此隐居不

  问世事;也有说她因宗门覆灭一事已彻底疯癫谁也认不出她来。


  让人想不到的是柔惜雪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既没有疯癫也没有就此隐


  居。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飞花逐影】一身功力已经冰消瓦解比起普通人还有

  所不如。


  但是她站在校场上淡淡说着话几分惆怅几分自嘲都不妨碍柔惜雪

  这三个字。


  无论她现在变成什么样无论燕国皇室给她冠上什么污名无论她的


  武功还在不在。


  她都是【飞花逐影】都是登临武学巅峰的绝世高手。


  柔惜雪问完了话无人应答她也不再说话。


  忘年僧心境平定之后作揖道:


  「柔掌门风华正茂何来又老又丑之说?至于身体抱恙也是一时之困愈后自然


  无碍。


  柔掌门的修为不是小僧可以妄议罪过罪过。


  」


  倪妙筠闻言不由一呆。


  忘年僧说话一向粗鲁又颠三倒四这几句居然说得字

  字清晰。


  二来因柔惜雪的容貌不仅堪称绝色且幼年起就受佛法熏陶平常均是


  慈眉善目让脸庞显得十分柔和。


  也因此倪妙筠几乎忘了掌门师姐的年岁已不

  轻连忘年僧见到她也只能以小僧自称。


  女郎花了偌大的毅力才离开吴征先来到突击营柔惜雪终于重新振作起来是

  主因。


  她更知道掌门师姐会给这只已成强军的突击营带来怎样的改变。


  倪妙筠为

  掌门师姐的振作而开心又为她的身体与心神担忧。


  训导这些豪杰会不会让她


  忆起从前教导师姐妹们武功?又会不会让她因自身手无缚鸡之力而黯然神伤?

  倪妙筠望向柔惜雪女尼淡然的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心伤与无奈之色。


  柔惜雪


  半合的眼眸抬起微笑着道:「你们猜得不错贫尼已武功全失且丹田大损


  终生不可再度修行内功。


  虽还忝为天阴门掌门飞花逐影已是往事。


  」


  阳光照射在女尼恬淡的脸上散发出金黄色的光晕仿佛蒙上了一层佛光。


  有大智慧者生而悟道一心修行香花满路直达西天。


  也有大智慧者聪颖


  过人可修佛之心有之争强好胜之心亦有之在失去超越常人的能力之后方才

  大彻大悟由此立成佛。


  倪妙筠心中大痛若是天阴门没有这番变故柔惜雪说出这句话来便是悟道


  前兆。


  还有血海深仇未报柔惜雪说出放下【飞花逐影】四字更像是对自己内

  心的安慰。


  吴征言行并举终于重燃起柔惜雪心中湮灭的希望也激起她再拼力一回的

  决心。


  吴征未弃柔惜雪亦不言弃。


  可是两人的交集更多源于天阴门的渊源吴

  征并不了解柔惜雪也无暇去触及她的内心。


  天阴门人修行佛法私下里俱都显

  得孤僻可每一位都有多样的个性只是被修行压抑了而已。


  倪妙筠却知道柔惜雪愿意站在这里远比吴征考量的东西还有几多艰难。


  教授武艺是她从前只对同门做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那终日提心吊胆的二十年时


  光里或许只有面对着一干可爱可亲的同门时柔惜雪才是轻松而快乐的。


  这些

  回忆柔惜雪甚至不敢去念起但来到突击营由不得她不念起。


  还有【飞花逐影】四字。


  面对一干盛国豪杰在从前她或许会礼貌点头

  赞许一句还不错可是没有一人能够入得她法眼。


  天阴门同辈里年岁最轻的自


  己都是十一品修为即使弟子冷月玦在变故之前也要超过他们太多。


  但如今


  突击营里的任何一人即使最普通最不起眼的兵丁都是柔惜雪所羡慕的。


  ——


  整座突击营龙精虎猛绝没有一人连登上点将台都要人搀扶。


  倪妙筠知道掌门师姐一生艰难才造就她的坚强。


  否则武功全失门派覆灭

  报仇全无希望换做任何一人即使不自尽也会短期内郁郁而死。


  所以扶与不扶的

  问题倪妙筠权衡了无数次。


  师姐要强搀扶会伤了她的自尊但师姐已至弱

  不搀扶着她未必支撑得住。


  倪妙筠最终选择了搀扶。


  现实就是现实即使柔惜雪依然要强。


  自尊会慢慢


  放下身子骨才是首位。


  可是倪妙筠实在没想到放下自尊的过程那么难过连

  旁观都觉得心疼。


  更为艰难的是柔惜雪的自尊不是源于对自己曾经身份的自傲

  与矜持而是源于自己的无能。


  「苦智大师请出列。


  」倪妙筠向忘年僧扬了扬下颌。


  忙碌起来的时候或许


  柔惜雪会淡忘这些。


  而且倪妙筠胸中也燃起希望的火光她知道柔惜雪除了一身


  十二品的绝顶修为之外还有什么能耐。


  「哼坏人吹嘘他的……是坏东西里的十二品高手。


  掌门师姐可不仅武功是

  十二品论起授徒的本事来也是十二品余人给她提鞋都不配!」倪妙筠是念念

  难离吴征所谓恋情蜜里调油不外如是。


  「是。


  」忘年僧两步跑来点将台下站好。


  天阴门被燕国污蔑的名声对突击营


  而言都是狗屁——倪监军谁敢不服气?敢不服气小心吴大人打你。


  江湖草莽又最

  服气的就是本事没了武功的柔惜雪还是柔惜雪。


  「贫尼精力不济客套话就不多说还是抓紧的好些。


  苦智大师可否使一路


  武功来看看?」柔惜雪微微一笑深吸了口气振奋精神。


  这里的每一位豪杰都是


  将来覆灭暗香零落的力量每一位豪杰都值得自己悉心教导每一位豪杰都会在

  将来为师妹们报仇雪恨!


  「小僧放肆。


  」忘年僧合十一礼。


  先喃喃默念祈祝一番简直比从前寺庙中


  十年一度的水陆大会还要庄重。


  习武之人修炼一辈子能登堂入室者稀少作为


  同道谁又不以在这些顶尖儿人物面前耍上三招半式为荣?若能还能得两句赞许

  可谓光耀门楣。


  尤其这位可是佛宗的偶像柔惜雪放在从前寺院里这事能吹上

  一辈子。


  忘年僧的祈祝正是告知师门列祖列宗又记得柔惜雪嘱咐过要抓紧时光三


  言两语就把满肚子的话说完运足浑身气力呼喝一声直直打出一拳。


  拳风到处

  空气中似传来炸裂的声响一声长衣猎猎飞舞。


  自感状态极佳内力运使到了巅峰忘年僧大喝一声一路拳法泼风似使


  开。


  但见拳风虎虎他胖大的身形似柄开山巨锤挡者披靡周旋处又不失灵巧。


  出招间拳掌交加变幻威力不俗。


  忘年僧的武功在突击营中算是高的这一路拳

  法更是生平得意功夫全力使将开来颇具一流高手风范引得营中赞叹喝彩声

  不绝。


  忘年僧得了鼓励越打越是兴发只觉举手投足平生未有如今日这般圆转

  如意。


  一时豪兴大发两记收招更是打得呼喝连声仿佛平起了个霹雳。


  一路拳法使完忘年僧又忙拱手而立比起平时憨夯的样子不可同日而语。


  见着了自己心中偶像连行事都收敛许多。


  「大师是岭南普森寺的传人?」柔惜雪的目光有些闪烁。


  忘年僧的拳法落在

  眼里好些方快得看不清。


  她不及神伤那些刻印在脑海里的武学典籍像书册


  一样被翻开忘年僧的拳脚路数很快

  被认了出来。


  她甚至知道这一路武功叫【泼

  风伏魔掌】。


  「小僧正是普森寺不肖徒。


  」忘年僧心中突一跳。


  来陷阵营之前他落草为

  寇向来不敢提师门。


  这一口就被柔惜雪叫破出身念及从前的罪过不由满面羞

  惭。


  「这路泼风伏魔掌若是练到极处足以为江湖一流高手。


  大师虽有欠缺平


  日修行得也足够刻苦才有如今的境界。


  」


  柔惜雪侃侃而谈倪妙筠心中却越发沉了下去。


  柔惜雪昔年殚精竭虑几无


  一刻闲暇。


  不是带着师妹们修行就是忙于门派政务仅剩的一点点时间也拿来


  研习江湖各门各派的武学。


  倪妙筠从前对这一点不以为然总觉贪多嚼不烂天

  阴门的武功都练不完再去了解其余的武学又有何用?而且柔惜雪研习的不仅有


  长枝青城昆仑这些与天阴门齐名的门派武学还多有些不入流的门派旁枝末

  技。


  现在回想起来柔惜雪所做的这些无用功都是为了找出霍贼的出身以便

  挖出他的真面目。


  这么做无异于大海捞针可想而知当年的柔惜雪有多么绝望其坚韧又到了


  何等步。


  「普森寺的武功根基扎实但失于巧。


  这套泼风伏魔掌则颇显灵动算得上


  镇派武学……」


  柔惜雪如数家珍说得忘年僧从五体投的佩服又到惊疑不定。


  像普森寺

  这等门派让柔惜雪知晓就已是了不起的成就。


  哪里还值得天阴门掌门花时间了


  解?而柔惜雪将普森寺的武功说得巨细靡遗简直就像在里面修行了十年八年一

  样。


  若说柔惜雪刻意准备之后在今日抛了出来忘年僧实在不解她为何这么做


  以自己的身份能耐绝无这般号召力。


  若要说柔惜雪从前就知道又实在难以置


  信。


  「苦智大师能不能再使一遍泼风伏魔掌?」忘年僧正愣神间才见柔惜雪站

  起身来还挥手制止了试图劝说的倪妙筠步下点将台道:「贫尼喊停就停。


  这一趟要使得慢些否则贫尼未必跟得上。


  」


  「是。


  」忘年僧不敢怠慢也不敢提气唯恐伤了就在左近的柔惜雪又一

  招一式一板一眼打起泼风伏魔掌来。


  第一招罗汉震怒刚罢才接上第二招佛生烦忧就听柔惜雪喊了声:「停。


  」


  佛生烦忧正是拳变为掌由起手式的刚猛无俦中生出一股巧劲来。


  忘年僧被

  一声娇呼打断硬生生停在弓步扭腰之姿上可说万分别扭。


  柔惜雪踩着芒鞋

  走近抬起手中的竹杖在忘年僧的腰际膝弯与肩头连点三记道:「武学最忌明

  知不可为而为之……逆天而行殊无益处。


  大师的根骨结实正该一力刚猛发挥


  长处而避开灵巧不足的短处拘泥于招式强行为之大可不必。


  抬高三寸降一分


  开三分……」


  「啪啪啪……」一根软绵绵的竹杖助忘年僧修正着姿态。


  说来也怪柔惜


  雪这里三寸那里一分做了几处微调忘年僧的别扭忽然尽去。


  这一招佛生烦

  忧虽失了一股巧劲以忘年僧的胖大身形不仅显得威猛更有股渊渟岳峙的沉稳。


  「咦……」惊异之声成片响起。


  在场都是练家子一见忘年僧的姿态便知


  这一招虽少了巧劲不符合这套掌法的精义可让忘年僧使来威力何止会增加

  一倍?威力倍增原有的精义又算个屁?

  也有脑子灵光者立时醒悟。


  他们的宗门都算不得顶尖门中长辈同辈固然有

  出色者但比起柔惜雪来怎堪同日而语?从前师傅教导的武功大都是师门留下的

  精华师傅的才情未必就强于列祖列宗故而要他们照着修习即可。


  若有什么不

  符之处还要怪罪练得不好免不了受一顿责罚。


  可柔惜雪是什么眼光?他们师门

  列祖列宗毕生的智慧也未必及得上这位随意瞄上一眼!

  就这一眼人家就知道你的根骨如何你演练的这套武功有什么长处什么


  不足。


  且柔惜雪似乎生就一双慧眼能轻易看清这套武功哪些招式适合你哪

  些招式不适合你还能立刻给你调整出一套因人制宜的新招式来。


  校场之上的惊异之声转瞬即逝似乎困扰自己许久多年无解的难题有了灵


  光一现的转机。


  忘年僧仿佛悟了禅机一般怔怔呆立半晌后抬起手来慢慢打出

  一拳。


  还是那套泼风伏魔掌这一趟打起来机巧灵动不显忘年僧一拳一脚着着

  都打出一力降十会的气度来。


  一套掌法打完忘年僧又呆了片刻再度打了起来。


  柔惜雪微微点头看着他自行打完第二遍到了第三遍又频频出言打断举着

  竹杖这里一拨那里一点。


  眼见得


  忘年僧出招越发凌厉威猛竟有突破极限的势


  头。


  忘年僧在柔惜雪的指点下打完第三遍又自行打了两遍再呆了片刻三步

  抢进跪在柔惜雪面前砰砰砰磕起响头来。


  像他这样到了一定年岁武功已有多

  年不得寸进可谓终生无望的突击营里又何止一人?柔惜雪的点拨仿佛为他拨开

  重重迷雾新的境界又现出一线光明。


  这等授业之德忘年僧拙于言辞不知如何


  表达只能用磕头稍表谢意。


  「大师不必如此。


  贫尼是你们吴大人派来的待吴大人来到营中自去谢他就

  好。


  」柔惜雪不肯受轻移莲步闪在一旁道:「贫尼这里还有一套掌法大师平

  日里抽空修习当大有裨益。


  」


  「师姐……」倪妙筠大急。


  柔惜雪指点群豪的本事不出她意料之外可是细

  致之处居然也丝毫不逊从前指点同门。


  一个忘年僧前前后后就快去了半个多时辰


  营中五百余人要指点到什么时候?以柔惜雪现下的身体又怎生支撑得住?听得柔

  惜雪还要亲自演示招式当即要代劳出力道:「要使哪一套功夫由小妹代劳吧。


  」


  「你没学过不会的不妨事我来吧。


  」柔惜雪扎了扎束腰淡淡道:「贫

  尼身无内功只能使个式子也使不快大师当看得清。


  使得不好的方大师

  当也能明白。


  」


  她单腿一提向前缓缓踏出个后弓步单腿又起使了个金鸡独立式打了个圈。


  飞花逐影的轻功足以睥睨世间可这一旋踉踉跄跄险些倒她所谓使得不好正

  是因此。


  柔惜雪一摆手不让倪妙筠靠近低着头稳住身形倔强一招一式踉踉


  跄跄使了下去。


  忘年僧双手合十不住念念有词用心记忆之间居然也虎目落泪。


  他不明柔

  惜雪身上有什么变故只知这样一名出类拔萃的女子若身手不再从此被疾病缠


  身实是世上最残忍老天爷最无情的事。


  校场上有满营豪杰用心记忆的粗重呼吸声也有讶异的惊奇声。


  柔惜雪将掌


  法打完之后抹了抹额角汗珠道:「苦智大师记得了么?」


  「记得了记得了!柔掌门恩惠更没齿难忘。


  」忘年僧又跪行了个五体投

  大礼。


  「记得用心修习这套武功我虽不认得但能补足你凌厉有余灵巧不足的

  缺憾或能得以阴阳并济。


  半年之后掌门师姐还要考校的。


  」倪妙筠扶着气喘吁


  吁的柔惜雪坐下急切间措辞与语气都显严厉。


  「以苦智大师的资质百日就够了。


  」


  柔惜雪目光如炬断言百日其实以倪妙筠的眼界判断也差不多。


  她说出半年


  之期像是在宽限忘年僧更是在疼惜自家师姐。


  ——三个月练熟了又要教一套新

  的营中五百人该怎么办?要累死师姐不成?那自是要灵机一动定个半年之期


  了……


  可怜忘年僧得柔惜雪这一赞简直像香花满路般舒泰大喜之下抬起头来


  正对上倪妙筠怒目直瞪。


  不知是否今日柔惜雪佛光普照这浑人的脑瓜子居然也


  清明许多见状缩了缩脖颈低头道:「柔掌门惠赐小僧茅塞顿开参悟一辈子

  也不够的……」能把这套新掌法练熟说不定武功都能升个半品为人不能太贪


  不能太贪……


  倪妙筠虽背对自己以柔惜雪的聪慧与心智又怎会有所不知?柔惜雪不觉莞


  尔一笑道:「师妹不认得这套掌法但营中倒有人认得。


  八极门的高足在此吧?

  不知是哪一位?」


  柔惜雪传授掌法时曾有人惊疑出声显是对这套掌法耳熟能详。


  柔惜雪武

  功全失只听得惊疑声却不知是谁所发。


  正问之间【杀手相师】墨雨新越众而出一言不发就先砰砰砰磕了三个头

  才道:「若无柔掌门亲身试演小人万不知【六合玄天掌】有这般变化小人心


  悦诚服。


  」


  柔惜雪笑道:「这一路掌法正是脱胎于【六合玄天掌】精义虽有所相似

  招式却又不同算得上贫尼自创。


  倒不是唐突了八极门更不敢未经许可擅自传


  授八极门的武功。


  」


  「柔掌门自创的武功使得当然使得。


  」墨雨新低着身心中暗道:「若

  是师门得知柔掌门精进了【六合玄天掌】怕是要开了祖祠大谢天祖师庇佑

  哪里还敢怪罪半句。


  」他惴惴不安眼见忘年僧得了天大的好处习武之人谁不

  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虽机缘巧合自己被柔惜雪点了名出来又不知她是否会传

  授自己武功会不会像忘年僧那样立竿见影。


  患得患失之间一张铁口直断的巧


  嘴居然哑了一样不知该说什么好。


  「墨师不妨也演一路拿手武功让贫尼看一看。


  」柔惜雪小声向倪妙筠问了名

  姓说出让墨


  雨新无比期望的话来。


  突击营里的时光从未像今日一样过得这般快群豪的热情也从未像今日这般


  高涨。


  女尼踩着一双芒鞋提着的竹杖就像点石成金的妙笔又像内里藏着甘露

  只洒心田。


  任何一人使出武功来她都能一眼看出不足再想出补足的办法来。


  各门各派的武学甭管你二流三流甚至不入流似乎就没有她不精通不熟


  悉的。


  忘年僧还因此满面羞惭初时以为柔惜雪是针对自己哪想得到人家分明就


  是博学多才只是自家运气好才第一个受了恩惠而已。


  一日下来只教了十来人便入了夜。


  柔惜雪累得甚是憔悴但容光较之近来

  倒是少有的好几可与在烟波山上见到重生的天阴门相提并论。


  倪妙筠固然心疼但是劝又劝不住想起吴征的嘱咐:「柔掌门身子骨不好


  不能过分疲累但是她若诚心想教八成你也拦不住她。


  她现下心中有希望其


  实不必刻意阻拦就让她尽心尽情倒好些。


  实在不成营中每操演三日歇息一

  日也就是了让她没人可教。


  」一想吴征的话确实有道理只能窥准了时机在操


  演中让群豪歇息以此迫使柔惜雪暂歇一阵。


  群豪尤其是尚未得到教导的看得

  心痒难搔可心情虽急迫也识趣远远离了开去。


  闲聊起来话里话外不外乎


  燕国皇室作孽让天阴门覆灭坑害得柔掌门这般凄惨云云……


  如此一连过了三日晚间用过了饭倪妙筠便伺候柔惜雪沐浴安歇。


  这三日


  来每一回都将柔惜雪累得够呛因此晚膳沐浴后便觉困倦早早睡下。


  「师姐明日营中不操演他们关在营中闷得很难得放假都要出营去玩耍。


  师姐也不用心急教授武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该累了就多歇一歇。


  」倪妙筠


  为柔惜雪展开被褥又从衣柜从取出换洗的衣物。


  营中条件相当不错留给柔惜

  雪的居所不仅物件一应俱全还有个单独的小院。


  特被遣来照顾柔惜雪的婢女

  也早早备下了沐浴热水。


  「吴掌门今后要带着他们剿灭贼党贼党里高手众多又藏得甚深。


  与贼党


  之战随时有性命之忧他们武功越高胜算就越大。


  我只能为大家做这点事情


  其实算是他们给我恩惠我累些又算得什么……」柔惜雪筋疲力尽有些无奈

  看着倪妙筠利落忙里忙外又被她搀扶着来到浴房深感无力。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这是师姐常常教导小妹的师姐当保重贵体万务


  急于一时。


  那……师姐小妹先出去了。


  」倪妙筠放下衣物浴巾便退了出去。


  依她的想法是要伺候柔惜雪沐浴的但是掌门师姐从来都不肯。


  从前她武功盖世


  时不肯现下武功全失一样不肯谁都不能被网开一面……


  房门被关紧柔惜雪才松了一口气。


  倪妙筠如果固执强要帮助自己自己现下已没得半分推拒之能。


  她没有违抗


  自己只因对自己敬重。


  柔惜雪苦笑一声自己真的值得她敬重么?


  衣衫一件件剥落两团大而隆圆的美乳两瓣丰腴莹洁的臀儿比例绝佳


  的长腿柔惜雪殊无半点自傲反而禁不住浑身发颤。


  任谁也想不到此刻的柔

  惜雪才是最为脆弱又最为煎熬之时。


  她忙不迭沉进水中仿佛屋外有一双可怖的恶鬼之眼正在窥视着自己的


  娇躯。


  她无处可逃只能以木桶暂时遮蔽。


  只消恶鬼的目光不能及便能有片刻


  心安。


  心下稍定她喘着粗气睁开眼来。


  眼前是冷月玦与倪妙筠不止一次给自己推


  荐过的物事。


  高高挂在墙上的沐桶只需拔开木塞瀑般的热水就能冲洗全身。


  可她从来不用即使明知这是一件极便利的东西也不用。


  「我已斩却烦恼丝又何须沐发?」宽慰之言骗不了自己心中的惧怕时刻


  都在提醒自己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恶魔恶魔!我恨不能生啖你血肉为师妹报仇雪恨……」温热的水流没


  有安宁柔惜雪的内心反而让她在无力感之间怒焰滔天。


  正如吴征所言天阴门失了根基之不是柔惜雪沉沦两年的主因同门香消

  玉殒才是。


  若是柳寄芙索雨珊郑寒岚姜如露等人还在她又怎会彻底垮掉?


  「一切都因你这个奸贼恶鬼而起!你若能放下屠刀立成佛就是佛祖错了!!」


  柔惜雪咬牙切齿似要借此才能鼓起一丁点的勇气。


  她双手扶在桶沿深深吸

  了一口气合上双眸……


  脸上的血色忽然之间全数褪去汗出如浆隐在水下的肌肤却又泛起红光。


  锁紧的眉头咬紧的唇瓣柔惜雪似在常人难以忍受的痛楚中煎熬。


  以她的坚忍


  居然有无法抵受之感。


  功力全失从


  丹田始。


  桃花山与霍永宁一战在重伤之下强提功力欲与贼人

  同归于尽可惜最终功亏一篑。


  奔涌的内力自受伤的筋脉处弥散失控终于重


  创了全身经脉再殃及丹田。


  原本再过一段时日她就会在晕迷间被自身的内力

  杀死。


  幸得祝雅瞳为她逐步化解了失控的内力可代价也颇为惨重。


  不仅全身内力

  被祝雅瞳打散抽离体外。


  经脉与丹田更是伤痕累累再也容不得丁点内力就


  此一生不能再习武。


  已经有两年不曾有过半点修行武功的念头意味着已认命了两年。


  可是与自

  己有类似遭遇的吴征那个曾被自己视为祸星的少年郎凭借他一步一个脚印的

  努力重新燃起希望的火光。


  仇难忘所以她来到这座军营心甘情愿为吴征


  教导这帮豪杰。


  不会藏一点私只因自己报仇的希望全都凝聚在突击营里。


  可是一边教导着豪杰一边也有对自己的悔恨与不满。


  为什么自己这般自甘


  堕落为什么自己就要手无缚鸡之力为什么自己连一套招式都无法连贯使出

  来无数次在豪杰们面前丢人现眼……


  师妹们还在等着我为她们复仇焉能做这样自甘堕落的柔惜雪?

  柔惜雪强行运起师门心法咬着牙抵着钻心的裂痛感受着体内的一点点真


  元。


  修养了两年丹田与经脉的伤势早已愈合即使已是畸形内力有一点就

  算一点!以自己的资质与聪慧只消吃得苦为何不能另辟蹊径?也不指望能功


  力全复只消有个五六成也不至于沦为看客……


  提气强运剧痛袭来脑中电闪雷鸣喉间一哽再忍不住一口鲜血狂喷

  而出。


  柔惜雪咕咚一声栽倒在桶沿就此晕了过去。


  幸好倪妙筠还在院中等待闻声急忙赶去沐房。


  事态紧急途中就连呼了几


  声师姐见没有回音便再顾不得禁令推门而入。


  只见柔惜雪满口鲜血晕在桶沿

  大吃一惊之下慌忙将她扶起洗净了面上鲜血用浴巾包住了身躯奔回屋内在


  床上平躺着放好。


  倪妙筠医术平平伸手把脉之下只觉柔惜雪脉象散乱幸好还算有力呼吸

  也不见有断竭之象这才略略安心。


  女郎定了定神不明柔惜雪因何忽然吐血

  又见她一时半会难以醒转生怕她着凉忙抽下潮湿的浴巾展开锦被为柔惜雪

  盖上。


  浴巾脱落柔惜雪的娇躯就此展露在眼前。


  她身量中等但肌肤白净皙透


  且形体修长而高洁极具美感。


  失了武功之后娇躯比之从前更加丰腴却又不显

  肥腻。


  可让倪妙筠呆住了的还是她胯间与脐眼中央那一枚触目惊心的纹身。


  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枚淫靡凄艳不堪入目的纹身。


  柔惜雪重伤昏迷不醒时

  每日为她擦拭身体都会见着。


  当时不明掌门师姐身上为何会有这样的东西。


  此后

  得知她的遭遇也知道腹与腰这两枚纹身的由来不堪回首也逃避似不敢提

  起慢慢淡忘。


  今日一见才知这是两处即使剜肉刮去也已被深深刻在心口的伤痕。


  所有


  的耻辱与仇恨都被刻在了这两枚纹身上。


  「师姐定是强行想修习内力才又伤了经脉吐血昏厥了……」倪妙筠为柔惜

  雪盖好锦被手捂面门狂奔出了小院。


  关上了房门再忍不住悲从心来跪掩


  面放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