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伊登      更新:2023-12-21 02:03      字数:2846
  『可惜啊!我没杀过人。』

  这明明就是强辩,却让魏铭迟疑了。

  这分明不合逻辑,当初在那个小房间里的也只有修女、方翼禾和姊姊三个人,若是修女没有杀人,姊姊难道是自己踢掉那椅子自杀的吗?

  怎么可能?那时的他们才刚要拥有新的家庭成员,大家都很开心的。

  可一个年仅五岁的小孩怎么有办法杀死一个十三岁的大孩子呢?

  这个修女果然是洗脑专家,他差一点就要上当了。

  抱着紊乱的心思,魏铭又不知不觉绕到了小太监的冰淇淋店来。

  如果王胜利是失眠唯一的解药,那看到他之后,是不是也可以来个百忧解的效果?

  既然都率性的留下『我会回来的』的纸条,自然也不能回来的那么随便。他就这样随便晃晃来到这里,看王胜利一眼就走。

  王胜利那个傻傢伙,绝对不会发现他的。

  经过分析,绕过后巷潜入是最安全的。

  『他……杀了那个试图拯救他的大姊姊……』

  他等了三十年的真相,意外的,毫无防备的,这样揭开。

  而他竟然还冷静的悄悄在梅虔篆的身上藏了窃听器。

  在那之后又过了一天。

  在这一天里,魏铭想了很多可以推翻方翼禾回忆片段的推论,但最终没有办法说服自己。

  正如同庞璀说的,人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或许早就有很多证据摊开来,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面对而已。

  命运何其残忍,缘分开了个大玩笑。可这一切或许都是必然。

  若非遇见了他,怎么能找到那个罪魁祸首呢?

  说到底,还是幸运的。

  魏铭抿起嘴来笑了笑,任由苦涩吞入胸口。

  拨打王胜利的电话时是那么安静,屋顶上的风也温柔和煦,一切安详的像是渴望最终归于平静。

  「喂?」王胜利的声音传来。

  这是他第一次打电话给王胜利,他看见这手机号码一定觉得很陌生。

  「是我。」于是他说。

  「魏铭?」王胜利可爱极了,他又惊又喜,拿开手机放了扩音,就是为了要赶快将魏铭的手机号码存在手机中。

  「我说过我会回来的。」魏铭低沉的嗓音轻柔说着。「现在我回来了。」

  「回来?」王胜利又是疑惑又是通红了脸颊。「就算你不回来,我也打算去找你。」

  「是吗?」他无比的平静。

  「那你现在在哪里?」王胜利明显亢奋的声音问道。

  「我在我看的见你,但你看不见我的地方。」魏铭最擅长打哑谜,他带着笑意说着。

  「嗯……没关係,这个情形我也预想过了。」王胜利说完转身去拿了东西。

  为了这次,他预想了几百种疯魏铭『回来』的方式,毕竟第二次出现就踹碎他家落地窗,魏铭此人不能用正常逻辑视之。

  王胜利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几张白色画纸。

  「看得到吗?」为了避免失败,王胜利总是要先测试一下。

  「非常清楚。」魏铭说。

  王胜利兴冲冲得开始翻动纸张,俊美的容顏被期待灌溉得容光焕发,夕阳残存的光线让他全身看起来一片红。

  『魏铭,我们一起经歷过许多事情。』

  『一开始我并不愿意配合,而最后是我心甘情愿得被你利用。』

  『我并不能保证这种情感永远不会消失,但至少还存在的每一刻,我都会尽心尽力奋不顾身。』

  『我喜欢你,一直喜欢你,这是你知道的。』

  『那你,喜欢我吗?』

  不是喜欢,是爱啊!

  魏铭从来没有像此刻那么确定过,即使是知道一切真相后。

  就是因为爱,所以才无法逃避那些刺眼的障碍。

  他们两个隔着荆棘向彼此前进,最后也只能双双死在半途而已。

  电话那端的魏铭没有回应,王胜利抿了抿唇,但没有气馁。

  他可是早就预料到了呢!

  王胜利翻了下一页。

  『就算如此也没关係,我会爱你,一直爱你,直到无法再继续的那天。』

  他们之间的结局,或许早就有预言了。

  庞璀说过,叫他不要用审判者的角度去看事情,他就是个警察,审判别人是法官的事情。

  可他才是那个最有资格审判的人不是吗?他就是那个承受最多痛苦的人啊!

  宗教故事里曾经说过:有一个妇人犯了罪,该被全村的人乱石打死。而神却表示觉得自己自始至终都没犯过罪的人,就可以拿起石头砸向她。

  故事里最后是没有人砸向那个妇人,而被无罪释放了。

  怎么看都没有道理不是吗?

  如果是魏铭,就会先拿起石头把她砸死,最后再自尽。

  有罪的人逍遥法外,这才是大错特错吧?

  风向很好,王胜利不会有太多痛苦,他的确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可他一生已经受了够多折磨,值得一个优美的死法。

  魏铭扣下板机,狙击枪没有加消音管,他要这全世界为了他们的死大声祝贺,愿死亡涤尽他们的罪恶,理清了他们之间的爱恨情仇。

  王胜利曾经问过他,为什么有人要做到同归于尽的地步。而他说,爱恨情仇,这世间的案件不外乎这些。

  的确,他对王胜利有爱恨、有情仇,他们也逃不出这种世俗却血淋淋的事实。

  难怪修女曾经说,不要过问以前的事情,他跟王胜利说不定就能有个好结局。

  但这命簿上的潦草几笔,就把他们之间的故事搅得一团糟。有那样的过往还能继续走下去也只是自欺欺人。

  王胜利倒下了。

  可他却意外的平静。

  这也是他想像中最美好的结局之一。

  罪恶感哪是说拋的开就拋的开的呢?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他啊!

  『就算如此也没关係,我会爱你,一直爱你,直到无法再继续的那天。』

  王胜利在心里重复这句话,想着,原来无法继续的那天就是今天啊!

  外面的夕阳艳红似血,漂亮极了。

  魏铭正在某处看着他吧?

  王胜利保持着微笑,想要他把这个凄美的画面放在心里。

  他自私的想要留在魏铭心里久一些,一些些就好,终究会忘记,那也无妨。

  快要失去意识时。

  扩音的手机传来一句。

  「我也爱你。」

  再附送了一声轰然巨响,王胜利知道,那是魏铭送给他自己的。

  泪流不止,不知是感动还是悲伤,但一切很快就不重要了。

  魏铭果然很厉害,连算命都很准的。

  『你,会死』

  『我,会死』

  最终他们死在了一块,或许也算黄泉路上,有人相伴了。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