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作者:伊登      更新:2023-12-21 07:53      字数:3095
  一样的场景,一样的月色。

  若是在身边的是主公而不是捞月,许忠怀就会以为所经歷的一切都只是当初陪主公赏月时,一不小心小憩一会儿,所做的黄粱一梦。

  或许此情此景只是他临死之前的幻象,一样的美景换了角色,虽然替换掉主公罪大恶极,也算是将死之人的一点私心,不过分吧?

  眼前的少年板着冷眼看他,却还是俊生生的好看过头,瞧他看呆了,少年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装睡什么意思?划船这苦力活都我做吗?」恩公笑着问。

  「嗯?这是哪?三途河还是忘川?」许忠怀愣愣说道。

  「睡傻了?三途河就是忘川。我就是为你摆渡的人!只是我手痠了,你要不要换手一下。」恩公如此说。

  于是他愣愣地爬起身子,接替了划船的使命,划着划着,就到了江心,圆润的月亮就映在水中,波波盪盪摇摇晃晃,像是一个一惊就醒,得小心翼翼呵护的美梦。

  「我是活的还是死的?」他忍不住问道。

  「死了又活了。你现在不叫许忠怀,你冠了夫姓,姓何。但别叫忠怀了,忠这个字根本是诅咒,不如你就叫何许好了。」恩公觉得自己取名字特别有天赋。

  「姓何……?」

  目前可以与阳国分庭抗礼的襄国,便是何氏的天下。

  总不可能,那么巧?

  「既然我活着,那就要去见主公,好让他安心才是。」许忠怀一甩奇怪的念头,正经的说道。

  「仔细听,皇城传来的鐘声,那是给你的最大殊荣。讚扬你为主牺牲,忠肝义胆才鸣的鐘。你的丧期也早过了,这世上再也没有许忠怀此人了,你若回去,便是欺君,不然就是你们的君欺了世人。」

  没有了许忠怀,那他该是谁?

  他没了主意,眼神尽是迷茫。

  「以后我就悬壶济世,你便在身旁护我,如此不好吗?」恩公又问。

  「恩公……」他嚥了口唾沫,有点艰难的问着。「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能活?」

  恩公也不隐瞒,脸上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就说了那日的情景。主公不守诺拒把他的尸身给予恩公,还呼了人要将恩公拿下。好险这情形早被恩公预料,早在一天之前,也就是搜查小黄书的最后一晚,恩公就问过主公寝室的密道结构。

  『问这何用?』许忠怀可不想离世前又背负个不忠嘴不牢的罪名。

  『我保证除了夺走你的尸身外,别无他用。』恩公认真的立誓着。

  『主公既然允你,那便会做到,就我一个尸身,主公留着有何用?』许忠怀只是不解。

  最后还是说了几处暗门,有些是连主公都不知道的,毕竟他是贴身侍卫,寸步不离,主公还有正事要做,这些小事就交给他了。

  那时何羡月心里暗想着许忠怀脑袋构造一定与常人不同,迟钝至极,但他可不会白白替阳侯解释心意,就让他们步步错下去吧!

  「千钧一发之际,恩公夺了我的尸身。那我怎么活的?太岁究竟有没有到主公体内?」许忠怀急问道。

  恩公笑道:「我不是说了吗?太岁会力保宿主长命,怎么可能一个伤口就能把它逼出去呢?看看你的掌,伤口早好了。你们主公就是中了小毒,我把解药一早给你服下,让你用蒸气渡给他,就这样罢了。」

  「既然是小毒而已,为什么要搞出这一齣……」许忠怀又是不解,皱紧了眉头。「还害得我不再能是许忠怀。」

  「所以说,往后你别叫我恩公了。我自有亏欠你的地方,功过相抵,就算两清了。你以后便唤我的名字吧!我是何羡月,何必羡煞月亮的何羡月。你说活着就只能是主公的,我想让你是我的,给你死了一回。怎么?你可怨?」恩公说的行云流水,许忠怀仍是一愣一愣的。

  我想让你是我的,给你死了一回。怎么?你可怨?

  许忠怀只觉得胸腔里的心脏如战鼓般气势轩昂的蹦跳着,拥着酸楚不知是感动还是感伤。

  「羡月……真是好听的名字。」最后只能不明所以的挤出这句话。「为何真实姓名现在才告诉我呢?」

  「一样是高估了。」羡月满脸悔恨,又带讥讽。「我以为身为侍卫对邻国的重要人物会有些了解。」

  「羡月你……到底是谁?」许忠怀不惧,只是疑问。若有敌意他当初医治的时候有大把时间可以刺杀主公。

  「你以为我行医不取分毫是用什么维生?自然是家里有钱囉!虽然我是长公主的私生子,但我舅舅襄国主公膝下无子无女,好歹我也是天子第一顺位,这阳国的情报网孱弱至此,我也没想到。所以一开始不愿见你,不愿告知姓名,是怕你认为我救你别有用心。后来实在堪不住相思病,找了你,才发现你对我面貌全然无知,我也就放心了。」羡月坦承以对。

  「你竟是这等身分……」许忠怀喟叹,喟叹自己既迟钝又蠢,待在主公身边也未必是好事。「那当初你救我,真是纯属偶然吗?」

  何羡月圆润的眼睛凝视着他,无比真诚地说道:「我会在此处并非偶然,可我会救你确实是惊鸿一瞥,一见钟情。若非我心软,此局是我设,怎会让你们主僕二人有活命机会。」末了他有些心虚的搬弄了手指。「好歹我也是襄国国主的亲外甥,难得替他办了事还刻意搅浑了,舅舅现在还在生闷气呢!」

  还是气愤的,怎么能不气愤。

  忠君爱国了一辈子,听到敌军出谋设套,把主公困入险境,又怎么能不恼?

  可看着他的眉眼,许忠怀的心就融成水。想来他们立场不同,若是主公要他去害邻国主公,他不也得听命行事吗?

  不过是立场不同而已,同样都是忠君爱国,怎能怪罪于他……越是气愤越是找了无数藉口来替他开脱。

  何羡月见许忠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便冷冷问道:「怎么?你又要弃我而去?」

  许忠怀心一凛,这倒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最初雪山院落离了他,疼痛难忍。后来为了主公活命而弃他,自己虽然不悔,却也是心痛如绞。

  百转千回这都该是第三次了,弃他?捨得吗?

  「我必须警告你,我为了你可以弃了大好江山,也可以弃了舅舅予我的期望。就如同我说过的,若是我,要的就是恩恩爱爱过一生,不要什么权力地位金山银山。」何羡月神情凛冽,深深看进去才发现他的真心是如此娇嫩易碎,却仍努力的向许忠怀展示出来。「你不要我,那我就不必再手下留情,舅舅应该很期待有一天我能一统江山,不愧我的少年才智。」

  许忠怀伸出手来拥住他,紧紧的拥住他。

  这一刻,他考虑的哪是什么江山,只是眼前这个人,原来默默为了他做出了取捨,而他却一无所知。

  恩公的威胁,从来就是纸老虎,虽然许忠怀知道他说的都是真的,但这张牙舞爪的样子,还是令他忍不住笑出声。

  「笑什么?我真的会把阳国打下来。」何羡月咬牙狠道。

  「不会的,我得生生世世把你看好了,免得你又要作妖!」许忠怀笑着,轻拧着何羡月的鼻头,万分宠溺的模样。

  何羡月不由得抽动嘴角,最后还是憋不住咧成最纯真的笑脸。

  「那你可要看好了。」他眼眶湿润的轻笑道。

  从此之后,再无许忠怀,只有护着捞月侠医一生一世的小忠犬。

  如此情缘,何必羡煞天上那明媚无暇的月亮。

  他们相依相惜、相拥相吻,哪还管的着月亮?

  彼此就是彼此最美的景。

  何许皎洁。

  何许温柔。

  何许沉沦在彼此的生命之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