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作者:伊登      更新:2023-12-24 02:54      字数:5534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永不回头的旅程,居中得失无法度量也无须计算。

  结束一段婚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特别是这种在别人眼中无缘无故的理由,她受到的压力还真不少,但大多都是源自于自己亲近的人。

  不亲近的人不会在她面前说什么,最多就是私下说说间话,既然别人不问,她也不用勉强自己去解释回答,这样也挺好的。

  反弹最大的大概是她的父亲和奶奶,他们完全不能理解。离过婚的女人,掉价又丢脸。对于此等旧时代的价值观,她表示尊重,并微笑的明言:「那我就再也不嫁了。」此番言论又把两老气个半死。

  这是麦星婷人生里难得的叛逆,赔上的不只是自己的人生,还有别人的,他不能再自私畏惧下去。

  一切都平静下来了,麦星婷好像从来没有那么踏实过。

  躲在一个永远不会坍塌的避风港是很安稳没错,但她的心是虚的,就像自己没有足够的金钱租赁这个港湾,却还是赖着脸皮安住下来一样。

  梅庚辛一直到最后都很有风度,他说守候未必一定要待在身边才行,他会一直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保护着她,默默的,保证不给她带来任何麻烦。

  麦星婷本来想跟他说,要是他能找到一生挚爱她就能够安心了。但没有说出口,这话乍一听没什么,是她对他最真诚的祝福,可背后代表着她没那么爱他的事实。

  事实是残忍的,看清楚事实,才有办法清醒的走回人生正轨。

  麦星婷没想过,那一次的失恋会在十几年后才开始疗伤。

  他们当时太年轻,年轻到来不及体会到情深缘浅有多么悲伤,时光却一直推挤他们往前走。所以只能迅速的把那些回忆、那些情感压缩,藏在最深最深的角落。

  现在挖出来都烂在心底发脓了,但要回復健康还是要从病灶处理起才是。

  她开始三天两头的去骚扰商嫣。

  每次商嫣打开门看见她,都会嫌弃的皱了皱眉,然后无可奈何的把自家男朋友赶出家门,把时间都留给她。

  「看来你很积极在拖我下水啊!」商嫣一脸嫌弃的说。

  「不然你把我赶出去啊。」麦星婷如此说,丝毫不要脸。

  她是那么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唯有商嫣是她愿意去麻烦的人,或许好朋友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下次一定不让你进来。」商嫣每次都这样说。

  懂得她所有的情绪,包容她的骄傲任性,就算满脸嫌弃还是愿意花上好几晚耐心陪她的,也就只有商嫣而已了。

  商嫣的恋爱经验丰富的多,恋爱多了失恋也就多了,虽然这种事情应该很难习以为常,但就像绝世高手一样,在不能避免受伤的时候,让自己避开要害,然后懂得自己包扎才行。

  商嫣将她自己的秘诀倾囊相授,因为她知道唯有让麦星婷的情伤彻底好了,自己才能脱离她的骚扰。

  「听好啦!失恋大致会有五个阶段,我们现在验证一下你现在是处于哪个阶段。」商嫣清了喉咙,做了推眼镜的动作,即使鼻樑上什么也没有。「首先,你有认知到自己失恋的事实吗?」

  麦星婷没有犹豫的点点头,商嫣说这就过了第一阶段『否认』的部分。

  「接下来,你对他离开这件事情感到愤怒吗?」商嫣继续问。

  「愤怒……好像没有……我明知道那是他的梦想……」麦星婷歪着头说。

  「你理解且接受了。」商嫣皱着眉头,换她不能理解了。「你已经过了最后一个阶段了啊!」

  「但我觉得越来越难过,在我最近开始正视这些事情的时候,以前的回忆就衝了出来,好像从来没有消逝过,也没有被时光冲淡的感觉……」

  「我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商嫣说。

  麦星婷盯着她的时候,她又欲言又止。

  「你不说我就天天来缠你。」麦星婷祭出最可怕的威胁。

  商嫣皱眉,缓缓说道:「我只是觉得,会不会你们这样根本算不上失恋……」

  「你看,说你们不相爱也不是,说你们可能遭遇狗血父母阻挡婚姻什么的也没有。你们分明一帆风顺,互相理解,不过是分开个十几年而已。你会难过,或许就是突然把那份感情挖了出来,然后没办法见到他所以难过而已。」

  商嫣又说了一串难以理解的话,麦星婷不知道自己该敷衍说自己听懂了,还是鉅细靡遗地问下去。

  「也就是我根本没失恋?」麦星婷一脸茫然,这一定是什么奇怪的诡辩,只是她现在脑袋太顿找不到突破点。

  「就是你们都把那段记忆封锁起来了,像真空食品那样。十七岁的你们一直留在相爱着,只是长大的你们不知道。现在你认真把他们找了回来,一时之间,十七岁的麦星婷和现在成熟女子麦星婷的回忆试图接轨,发生了一些错误造成了违和感,才让你现在有股失恋的感觉。」商嫣天马行空不知在说些什么毫无理论根据的事情,但却说得头头是道。「也就是你根本没有失恋,因为从来没有失去什么,他始终都在你心里好好住着。」

  「喔。」麦星婷决定敷衍她。「那我该怎么办,就算我没失恋,我爱着却再也见不到面,不就是要好好忘记才能不伤心吗?」

  「就你这种情况可以比照失去亲人,你爱着亲人,亲人却已经去世。你会因为太过伤心所以想要把他忘记吗?偶尔想起他,感受心中的回忆与爱,流下几滴眼泪以作祭奠,这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商嫣如此说。

  麦星婷觉得她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很是哲学。

  不过就现实层面来看……

  「怎么我刚离婚又要守寡了。」麦星婷没有哭,只是眉头皱得很紧。

  「而且你怎么知道再也见不到面,又不是真的死了。」商嫣迟疑了一下,又说:「算了,不要说那些让你徒生期待的话,你就当他死了吧!」

  那些会让她徒生期待的话到底是什么,麦星婷不管怎么威胁商嫣就是不说,总感觉在隐瞒些什么。

  算了,反正商嫣也说不了什么有建设性的话,她这个乱讲话大师只要愿意多陪她聊聊天或许就会好了。

  日子还那样的寧静安稳,只不过想起那个人会隐隐作痛,就像幻肢一样,并不是切除之后就没事了,脑袋会自动送她死不了却有些折磨的幻痛。

  但至少她知道痛了。

  原本十多年的日子她都像是打了麻药还没退,连伤口长成什么模样都不知道,就把它一股劲的往心里藏。

  知道疼痛代表在逐渐变好的路上,至少已经意识到它的存在了。

  入夏的气温很是猖狂,幼稚园很早就开了冷气,正当午休时间,两台冷气突然就不运转了。

  再怎么样也不能热到孩子,热病是有可能造成休克甚至死亡的,几个班的老师连忙聚在走廊讨论问题出在哪。

  首先好几个班的冷气同时故障不太可能,麦星婷尝试按了一下午休本就熄灭的灯光,果然没有动静。她打电话给电力局,申明确切的地址,并请人员尽快排除。

  麦星婷把星星班交给其他老师带领向比较通风的地方,自己则是去寻找问题所在,多知道些资讯通知相关人员,也可以让他们准备相应的工具以便排除。

  况且下午还有课程,要知道恢復通电大概需要多久才行。

  电缆是埋在地底下的,麦星婷细细的推敲走向,穿过茂密的造景凉荫,终于在园外找到了所属的变电箱。

  在那底下蹲着一个人。

  麦星婷总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那个背影也很熟悉,不过没有多想。

  他的出现或许早就剔除在她脑中可以预想的可能之外。

  「那么快就来了?」麦星婷的电话才刚打出去没多久呢!

  男子的背影猛然一颤,没有转过身,只是回了一句:「你不嫌我来晚了吗?」

  这个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好像几乎没有变过……

  麦星婷手握着拳头,不自觉泪已盈眶,当年初遇的画面,一点一点的和现在的情景重叠起来。

  该往前走,走向他?

  还是该后退,像之前那样匆忙狼狈的逃走?

  她只是握紧了拳头,像当年那样,还没想好。

  他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在她的眼中,已经变回了当初那个十六岁的青涩少年。

  「你也找到答案了吗?」阳光洒下,那个少年笑得无比灿烂,眼眶却红得夸张。

  命运能有多不可思议?

  他往旁边移动着脚步,在那里躺着一具松鼠焦尸。

  一样的夏天,一样的停电,一样的松鼠焦尸,一样的他们。

  命运彷彿在她耳边细细问着:『你也找到了吗?我给你们准备的答案。』

  他们大胆的凝望着彼此,这回好像有了命运撑腰。

  彷彿忘记怎么呼吸,只有心跳在多年之后找回了它的活力,奋力的证明那份情感依然存在。

  只是脚步是小心翼翼的。

  他试探的向前踏了半步,麦星婷也不由自主地往前踏了一步。

  缓慢的,像是首节奏很慢的老情歌,他们一步一步,无法克制的走向彼此。

  多年不见的第一句话该说些什么呢?

  「你改行当电力局职员了吗?」

  于是她很煞风景的这样说道,久别重逢就得浪漫激动的相拥吗?毕竟已经隔了那么久了啊……

  然后他不计形象的笑了,一如少年。

  只是笑完,他们都哭了。

  故事的结尾是很老套的,只要把童话故事里幸福快乐的结局复製贴上就可以了。

  只是旧故事里王子打倒魔王救出公主,就算完成了他们的梦想。

  而现实世界中的他们,是完成了梦想之后才相聚的。各自挥洒了一回,互不亏欠。

  怎么走向这个结局的?麦星婷也不是很清楚。

  他们相遇后就像是原本埋在贫瘠土地里的种子,突然来了雨水,又盼来了阳光,即使它本身无念无想,也会自然的生根发芽。

  他们也没想到会那么顺利,就绽放了朵美丽无比的花,一切的情非得已,让他们根本忘记了疑问。

  再次觉醒的时候,她已经被带到户政事务所前了。

  证婚人当然少不了商嫣。

  商嫣所隐藏的故事总算要公之于眾了,她会压抑那么久就是怕他们又突生变数,现在麦星婷被赶鸭子上架,恐怕一辈子都逃不了了,她现在可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最好把故事讲得越煽情越好,让他们这对怨偶无地自容。

  麦星婷跟梅庚辛的婚礼前一天,商嫣联络了连健皓。

  那时他正在南方的岛国工作,一听这个消息跟疯了一样,准备坐上飞机赶回来,天候不佳飞机不飞,他就跳入海中想用游的。

  总之失去理智的人就会智商全失,最后他是被工作人员扛走的,然后病了整整两个礼拜。

  就是復工那天,他在沙滩上遇见了来度蜜月的麦星婷。

  他知道不能打扰她,再也不能了,于是他没有追上去。

  很多年后麦星婷才知道,一切不只如此。她盖着书边睡边哭的时候,那个怀抱是他给的,想来度假小村没什么正当的围篱,非常之危险。

  分开的这些年,他何尝不是跟麦星婷一样活着。

  把那样的回忆深深压在心底,坚持着要飞向远方、飞向梦想,刻意疏远也不愿意周遭的人再提起彼此的名字。

  就是害怕自己会忍不住飞回来……

  他分明是那隻雨燕,他分明有梦想与自由,但是当那份太重的思念被掀开来之后,他就再也飞不起来了。

  他反抗过,就跟麦星婷一样。

  他坚持着继续原本的生活,却发现越来越没劲,自己要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什么时候才会有个终结?什么时候才能再待在她身边。

  可是怎么办,一切都来不及了。

  回来看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

  他的理性一直告诉自己在做对的事情,不过那一刻他已经不确定了。

  雨燕突然厌恶起飞翔,试图剪断自己的翅膀。

  然后商嫣又出现了,她联系他,平淡的说着麦星婷离婚的事情。

  于是他义无反顾的拋下所有,只是到了她的面前,他又胆怯了起来。

  当初是他挺直了背走出她的视线,再次出现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姿态才好。

  于是一直等,一直等。

  等老天赐予他一个时机……

  「就等在幼稚园外面吗?」麦星婷不解。

  连健皓笑着搔搔头,年轻时候惯性动作还是丝毫未变。

  「对了,你想知道当年连健皓在柴房墙上刻了什么吗?」商嫣一脸神秘兮兮。

  连健皓红了脸,小麦色的脸瞬间成了一颗黑里透红的苹果。

  商嫣想了想,这可是个把柄,以后可以用来威胁连健皓于是就不说了。

  事已至此,终将如此。

  后来他们简单的度了蜜月,一语成讖的第二次蜜月。

  去的是商嫣强力推荐的小山村,就是高二校外教学去的那里。

  柴房终于被上锁了,毕竟是私人财產也不好乱入,麦星婷忿忿的只好放弃一睹当年秘密的计画。

  他们走着走着,看见了一个孩子拿着波浪鼓,万般珍视的模样。

  那个当初被遗忘在角落的波浪鼓啊!千回百转还是找得到人继续珍视它。

  他们牵着手,走在曾经互牵背带的森林小径中。

  就算曾经把彼此遗忘在心里的角落,从今往后,他们相互许诺会永远珍视着它。

  麦星婷从来不相信永远。

  倘若真的有,她情愿那个会是他。

  【the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