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九百年纯情,男人你行不行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1-23 14:46      字数:2248
  上一次进郁笛家时候,景怡然只记得玄关、客厅和卧室,这次她清醒着踏进了郁笛家的大门,还是被眼前一尘不染的地面惊得停下了脚步。

  黑白金三色构成了郁笛家的主色调,刚进门就有一种冷意袭来。

  “是错觉吗?”景怡然回过头问换鞋的男人,“感觉比外面冷一点。”

  “滴”一声,空调打开,郁笛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拿除菌喷雾喷了一遍:“能不冷吗,我没开空调呢。”

  “冥界也是这样吗?”景怡然换下外套,刚想挂到衣架上,男人已经接过来,熟练喷过喷雾。

  “那肯定是更冷啊,冥界那办公椅和个冰块一样,我每次坐上去都提心吊胆的,冻得快没知觉了。我提过办公用品申请加个空调,被打回了,说不符合工作组基本调性。”郁笛说着哼了一声,又开始摘首饰。景怡然握住了他的手指:“不要摘。”

  “喜欢这种?”郁笛动作停下来,竖起手掌。他的手冰凉,被女孩温暖柔软的手握住——热意传递过来,是郁笛没有过的体验。

  是了,这是他第一次被牵手——郁笛本来就不常和人亲近,被握住手更是未曾有过的事情。很奇怪,像握手,但是要更柔和。

  “喜欢,还喜欢开胸毛衣、乳夹、身体链、射精管理、放置……”景怡然点头,笑眯眯数着自己的性癖,正在兴头上,就被郁笛开口打断了:“小姐,少看点淫秽色情制品吧,你每说一个我肝都颤一下。多吓人啊,人类还兴这个?”

  “非常流行啊,导师你该不会九百年什么色情内容都没了解过吧?”景怡然故意瞪大了眼睛,伸出一根手指点点他的胸口。“九百年性爱花样都能翻几番了,你总不能一点没听说过吧。”

  “了解过啊,避孕套的品种及演变趋势,我能给你拉个演示文档出来。”郁笛罕见地有些尴尬——他又不是热爱性交的同族,对生命也没有什么欲望,性癖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就像是自行车缺了鱼,少了也没有一点关系。

  他最了解的就是阻拦生命产生的东西,比如避孕套。

  景怡然看着自己导师的表情从自信到尴尬,眼睛又瞪大了点:“郁老师你真的九……”

  话没说完郁笛就抬手竖起一根手指贴在自己唇上,耳根微微泛红:“好了,基本背景就是这样。”

  “不对,”景怡然握住他的手,“你应该用吻封住我的嘴唇,然后亲至少三十秒,最后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就忘记这事情了。”

  她那长着一张帅脸的导师往上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还要量化?要不要……唔……”

  这回换做郁笛话没说完就被女孩抬头吻了上去,景怡然抓着他的领子揪了半天没找到发力点,索性双臂环住郁笛的脖颈,踮起脚整个人贴在了他的身上,交换了个缠绵的吻。

  郁笛比她要高一个头,却只能被动低着头,被景怡然吻得溃不成军。

  “唔……”他的舌尖被景怡然吮吸着,发出一种略带不满的闷哼。女孩的一只手落下来,隔着高领毛衣揉捏着郁笛的胸。

  手下的胸肌在被碰到的一刹那紧绷,被人抓揉着。景怡然微张着唇,舌头与郁笛的舌纠缠,发出啧啧的水声来。

  直到这个吻结束,郁笛的脸颊泛起潮红,胸口起伏着,却没有被吻到窒息的狼狈:“我不会窒息的……下次,换个玩法……”他说着,摇晃了两下,眼神有些迷茫,说话间双眼莫名蒙上了一层水汽。

  景怡然看着摇摇晃晃的导师,伸手扶了他一把:“你怎么了?”

  “有点晕……”郁笛努力靠着墙站稳,被景怡然贴近的时候,那种不真切的飘渺感加重了许多。

  “这是几?”女孩伸出手指,晃了晃。郁笛眯起眼睛,看了又看,然后又摘下眼镜:“一、二……”

  “郁老师。你醉了。”景怡然扶住他,把自己都贴在他的身上,听着这个人胸口处心脏的跳动。

  “是吗?”郁笛注视着她,“我不会醉酒的。”

  “我不信,除非你把右手伸给我。”

  郁笛诚实地伸出了右手。

  “左手。”

  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脸凑过来。”景怡然玩心大起,伸出手。

  男人的下巴凑过来,景怡然刚想捏一把他的脸,就被人握住了手腕,郁笛垂下眼看着她,发出一声很轻的笑音:“小姐,我只是受你力量影响……不是傻了,也不是变成了你的小狗。”

  “那你还这么配合我?”景怡然触碰着他的喉结,朝着郁笛吹气。

  “我也想了解一下目前的两性关系需求。”郁笛摇摇晃晃的,眼下都染上了潮红。他不会醉酒,所以团建上那些酒精对他而言只是一些冰凉的、让人不舒服的水——但现在他也不确定了,某种躁动不安的情绪在他血液里游走,就像是沸腾的冰焰。

  “那……第一个需求,”景怡然抬起膝盖蹭着郁笛,感受着那里的形状与热度,“就辛苦郁老师在地毯上跪一下了,记得换上皮鞋。”

  郁笛家的客厅新铺了黑色的地毯,男人转过头看了一眼,轻轻皱眉,还是起身走过去,单膝跪地。

  “错咯,”景怡然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抬脚踩着郁笛的另一只膝盖,“两条腿都要跪下,脚勾起来。”

  她看着男人的动作,踢开郁笛合拢的双膝:“往外分一点,屁股坐在小腿上。”

  郁笛双膝跪地,坐在自己的脚踝上,因为这个姿势,臀部的布料绷得紧紧的。

  “然后呢?”他问。

  “郁老师,九百年里,你自慰过吗?”景怡然交换了个坐姿,开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