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在绝望之巅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2-04 18:08      字数:2373
  景怡然陪着江雨霁出门,周司原站在外面,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两位女性在一起会讲什么,但是他不在乎。

  他看江雨霁是一种猎人的志在必得。

  景怡然在江雨霁的一边,周司原在另一边,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作为象征生命的女神,景怡然第一次在她的朋友身旁感受到了自己无法拯救的绝望。

  她想做些什么,但这一刻景怡然才发现,她对人间的规则不甚熟悉,她甚至帮不上太多忙。

  “要去逛逛吗?”周司原突然指着某家店开口,江雨霁手上的手链就来自那家。

  “或者去别的地方也可以,这里太闷了,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我们出去走走?”周司原似乎在尽职尽责地扮演一个“好相亲对象”的角色,江雨霁因为他开口,不自觉抖了一下,一瞬间握住了景怡然的手。

  她像被一条毒蛇盯上了。

  “不用了,就在这里吧。”江雨霁开口,努力挤出个微笑来。

  三人走过拐角,一个行色匆匆的人与他们擦肩而过,经过时又回过头:“景怡然?”

  女孩抬头,穿着亮皮大衣的男人停在原地,郁笛手里还提着几个袋子,有些不确定地看着这三人。

  “郁老师。”她挤出个笑来,鼻子却突然一酸,鼻腔里有细密的针扎似的痛感。

  太奇怪了,为什么见到一个人会觉得痛。

  郁笛的视线扫过周司原,又略过江雨霁,最后只是笑了一下:“出来逛街?”

  “嗯,”景怡然点头,转头和江雨霁介绍,“我领导,郁笛;这位是我发小,江雨霁。”

  “你好,之前听怡然提到过,我是江雨霁,怡然的朋友,请多关照。”江雨霁微微弯腰,似乎是要鞠躬,被景怡然扶了一把:“我们认识很久了,所以有什么工作的事也会和她一起聊。”

  “你好你好,请多关照。”郁笛和她握了个手,目光又和周司原对上。

  “郁总?”周司原开口,郁笛微微眯起眼睛,似乎试图从自己的人脸数据库里找出关键信息:“你是……周司涵的?”

  “周司涵是我姐姐,我叫周司原,您好。”周司原上前一步,把郁笛和江雨霁隔开。

  “哦……”郁笛大概回忆了一下,“幸会幸会,我上个月和你姐姐一起开会时候,她还提到过你。对了,这是回国度假?”

  周司原目光落在江雨霁身上,笑了一下:“也算吧。我们今天还有安排,下次一定请郁总吃个饭。”

  “客气了,”郁笛摆了摆手,“我今天也有点事,不然司涵和你都在这边,该请你们吃个饭的。下次有时间一定。”

  周司原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被戳中了痛点,却还是保持着笑容:“下次一定。”

  郁笛不笑的时候看着确实唬人,他的视线与景怡然对上,露出个宽慰的笑来,挥了挥手,然后离开。

  大概十分钟后,周司原的手机响起来,男人抓着手机匆忙说了声抱歉,就躲到一边去接电话了。

  周司涵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周司原,你在哪儿?”

  “在商场挑礼物。”周司原面不改色。

  “哦……你最好是把你的‘礼物’放下,上来和我吃个饭,楼上,你抬头看那家。”周司涵的语气冷冷的。

  周司原抿紧了唇,对方又继续开口:“不要逼我下楼去请你,你知道,这就不是吃饭的事情了。”

  男人挂了电话,出来时候脸上带着歉意:“抱歉,家里临时有点事,我得回去一趟。”

  他似乎真的很急,尽管眼神恋恋不舍,却依旧大步离开。

  “快走,还赶得上今天的温泉酒店,”景怡然拉了还在出神的江雨霁一把,“走啦!”

  直到坐上车,那种冰封一样的寒意逐渐消散,江雨霁把脸埋在了景怡然的怀里,慢慢睡过去。

  景怡然轻拍江雨霁,直到她完全睡着,才掏出手机,给郁笛发消息——实际上郁笛已经发了消息过来:“怎么了?今天看着不太开心。”

  “回去了吗?”

  鼻子那种微微刺痛的酸涩感又上来,景怡然小心翼翼抱着江雨霁打字:“在路上了。”

  郁笛的消息回得很快:“好。”

  “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景怡然思索片刻,还是开口。

  这次郁笛换了语音发过来,景怡然手忙脚乱翻出耳机,点开了语音:“哎哟小姐,你见面时候嘴撅得能挂二斤油瓶,还开心呐。谁家开心这么个开心法?”

  他语气还是欠欠的,过了片刻又发了条语音:“你出门时候就没化妆,和朋友出门总要收拾一下,结果你这样出来了,一般来说,就是你遇到了什么阻断业务进展的问题。总不能是你朋友的问题,大概就是你朋友旁边那个男人的问题。”

  “现在在哪儿?”郁笛又改成了文字,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在和朋友去泡温泉路上,她的相亲对象有事先回去了,是你帮忙的吗?”景怡然问。

  “没有,我又不是爱八卦的人。估计是自己有事情吧。”郁笛一边发语音一边熨衣服,乌尔兹克从他脚边路过,甩了甩尾巴。

  恋爱的酸臭味。

  而此刻,被喊上楼的周司原和周司涵在包厢里面对面坐着,周司涵似乎是压制住了很大的火气,才没有直接抡起包给他一下。

  “你在干什么?”周司涵开口,“出息了,敢去威胁女孩了?周司原,你在外面就学了这个?”

  女人放下包,目光透露出一股寒意:“我今天不打你,只是因为快新年了,脸上留疤不好看,不代表帐我没有记上。”

  周司涵说着推了推眼镜,注视着弟弟:“去给她道歉,然后,一步不许再靠近她。”

  “不可能!”周司原一直沉默地站着,直到这一刻终于开口,他的声音打着颤,“不行,姐,没有她我真的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