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周司涵 y ehua6co m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2-06 15:53      字数:2300
  景怡然陪伴着江雨霁在温泉酒店里度过了世外桃源一样的几天。直到假期结束,两个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江雨霁像是有所感应似的,在分别前拥抱着姐妹,迟迟没有松开:“我们之后再见……”

  “要记得来找我。”她努力挤出一个笑,送景怡然上楼。

  在梦幻的世外桃源结束之后,两个人还是要面对残酷的事实。

  江雨霁需要回日本,而景怡然则需要工作。

  苦难在时间里短暂地打了个盹,然后苏醒,虎视眈眈睥睨着这个世界。鮜續zнàńɡ擳噈至リ:yehua5.com

  上班的第一天,景怡然回到办公桌的时候,发现花瓶里插上了一支粉色玫瑰花。

  她打量了一圈周围,嘴角不自觉扬起来,手指触碰过花瓣——这好像是一天好心情的开始。

  当然,也只是个开始。当节前的邮件塞满景怡然的邮箱的时候,她看着屏幕,觉得眼睛正在打转——或许自己还没有从假期里回过神来。

  不只是景怡然,办公室里的其他同事也很沉默,郁笛这种时候也不太爱说话,算是默认给组员放水。

  上班第一天总有各种各样的事情要忙,她甚至一天没见到郁笛——男人被抓着在各种会议里跑来跑去。

  办公室里只能看着郁笛抱着电脑走来走去的身影。

  开工第一天,两个人甚至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

  第二天也没有来得及说话。

  郁笛看了一眼时间,又看了一眼景怡然的座位——空荡荡的。

  “林姐带她开会去了。”一旁的同事解释了一句。

  他被提醒才想起来年后确实有个材料展会,景怡然作为新人被带去见识一下也是正常。林姐是组里资历比较老的一位女同事,林茉言,她带着景怡然郁笛倒是不担心。

  ……

  场馆里林茉言正带着景怡然一一介绍这些参展商,到某一位女代表时景怡然感到莫名一种熟悉感,对方是短发,穿着蓝衬衫和西装裤,语速飞快、条理清晰,看到景怡然看她,微微一笑,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弗萨尔集团的marketing周司涵。”

  景怡然伸手和她握了握手,终于在脑海中翻找出关于这位女性的记忆:江雨霁前男友旁边的女性。

  郁笛也曾经提到过她。

  周司涵介绍了一下弗萨尔的产品,又和她们沟通了几句,景怡然就被林茉言带着去看下一家。

  但周司涵也不过是展会的一个小插曲,重头戏依旧是会议上各家代表透出的底来。景怡然坐在台下听着发言代表讲述今年新的变化和作出的新努力时,莫名有一丝热血澎湃感。

  那些新的技术、新的方向、新的尝试都像是点燃生命的一丝光芒,虽然微弱,却有带来生机的可能。为了从死神手中夺取性命,总有一群人在拼命奔跑。

  听到一半时她忍不住低下头去,擦了擦眼泪,作为掌管生命之力的女神,在人世间见到了凡人的努力,难免会动容。

  大家其实都清楚宙斯为什么会让诸神下凡,但像郁笛这种在人间九百年的还是很罕见,一个笼统的“体验凡人生活”就把神踹了下来,多少有些草率。

  不过现在,景怡然大概会了解一点了,在人间似乎确实比一成不变的神界要有趣一点。

  会议结束后的聚餐景怡然又碰到了周司涵,对方走过来,伸手和她打了个招呼。景怡然已经不算矮,周司涵比她还要高一些,又踩了高跟鞋,看起来有一米八多。

  气场十足。

  一身正装的女性看着景怡然,蹙起了眉:“虽然这样说有点冒昧,但是我们之前见过吗?”

  “之前在餐厅曾经有过一面之缘,当时您旁边站着的应该是您的弟弟。”景怡然笑了一下,她其实不是很能确定眼前这位女性是敌是友,但既然是从郁笛口中说出的牵制周司原的角色,应该不会太坏。

  女人了然,她笑了一声,带着一种家丑不可外扬的难堪:“抱歉,让你见笑了。你旁边那位小姑娘没有受到惊吓吧?”

  景怡然很想问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不该是对刚见面的人的问题,她还是选择去问郁笛。

  周思涵好像在潜移默化里把景怡然当成了需要保护的小姑娘,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慢慢聊了起来,周司涵工作时候语速又快又急,私下交流时候语速则放缓了不少,手插兜有种明朗的帅气。

  下午散会时周司涵给了景怡然一张名片:“希望之后还有机会联络。”女孩愣了一下,掏出手机二维码递过去:“那……加个好友吧?”

  直到回公司,景怡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周司涵有莫名的亲近感,明明是那个奇怪男人的姐姐,但又无比的温柔,她像极了一个包容自己的大姐姐,教授知识、告诉自己哪里有陷阱。

  “你们组人回来了。”在阳台放空的万俟寅突然开口,看了一眼脸色不怎么样的郁笛。

  “再炫耀眼神好,容易被发现的。”郁笛扶着栏杆远望,从二十六楼看下去,车辆都像蚂蚁,更不要提人,也只有万俟寅这个天赋异禀的才能看到同事回来了。

  进门时候林茉言带着景怡然刚进来,看到郁笛后打了个招呼,万俟寅跟在后面,觉得郁笛这个时间拿捏得比自己这种看得清的人还好,男人摇了摇头,装吧,大尾巴狼。

  景怡然本来打算问问郁笛关于周司涵的问题,但男人先接了一个电话,示意她等会儿再聊。

  等到他忙完,也到了下班的点,连着两天连根毛都摸不到,景怡然有些气哼哼。

  她给郁笛留了个自己的地址,先一步回家。

  “两天的礼物没拆,我记住了。”景怡然短信的结尾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