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柔软和严厉不过是天平两端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2-09 17:56      字数:2656
  把景怡然送出门后,郁笛又在休息室呆了一会。

  期间他接到了个电话——不陌生,甚至假期时候还提过。

  来电显示:周司涵。

  郁笛靠在椅子上没动,接通了电话。

  “好久不见,最近身体怎么样?”周司涵先开了口。

  “还行吧,没死呢。”郁笛懒洋洋的,没个正形。

  对面似乎让他噎了一下:“哪天你没了我也打不通电话啊。”

  “你打电话也不像要和我聊天啊。”郁笛拆穿周司涵的真实意图。

  “行了,就你嘴毒,”周司涵见这个话题聊不下去,单刀直入,“司原说那天见到你同事了,怪可爱一个妹妹。”

  “嗯。”郁笛拖腔拉调,故意不接话。

  “之前展会上我也见过了,确实很可爱。”周司涵回忆了一下,做了个评价。

  “嗯。”郁笛还是没什么波动。

  和这群人说话只有这点累得慌,好在郁笛习惯了装聋作哑。

  “她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周司涵继续开口。

  郁笛在心里叹了口气,懒哒哒开了口:“她好特别,她和你见过的其他女孩都不一样。你是不是想这么说啊,梗太烂了。”

  “她是吗?”见郁笛死活不接话,周司涵索性把话挑明了。

  郁笛沉默片刻,装傻:“是什么?不太懂。”

  “你在说谎。”周司涵说话十分直接。

  “她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郁笛侧了侧身,身体擦着椅子发出轻微的摩擦声。

  “我也觉得和我撒谎没什么必要,”周司涵在电话那头笑了一声,“我只是来确认一下。”

  真麻烦啊,特别是周司涵这种身份。

  郁笛无声叹了口气,开口装得很像:“我不了解啊,你觉得像吗?”

  “你问我?”周司涵反问。

  “没什么我就挂了,休息一下准备上班了。”郁笛说着要挂电话,那边没开口。

  “嘟。”通话结束。

  ……

  下午郁笛去开会了,景怡然发给了郁笛一份ppt。

  她已经习惯了这人不在位置上坐着,哪天他能安稳坐一天景怡然才觉得稀罕呢。她闲下来,算了算手上的工作:参展总结的ppt已经交给了郁笛,今天再辅助其他同事帮忙分析些资料,然后就可以按时下班。

  想着景怡然的心情不自觉就好了点。

  “在笑什么?这么开心?”

  陈莹看景怡然笑眯眯的,朝她伸手,招呼景怡然过来分点心。

  女孩一边吃点心,一边查资料,一组人有说有笑。

  但这种轻松的氛围也只持续到郁笛开完会,男人走到她身边,抬手敲了敲桌子:“忙吗?不忙的话来一趟四号会议室。”

  景怡然擦干净了手,“哦”了一声,跟着郁笛一起去会议室。

  男人把灯打开,顺手关上了门:“坐吧。”虽然郁笛喊景怡然的时候,表面和平常无异,但进了办公室,她却敏锐地察觉到自己导师的脸色不是太好看。

  “郁老师,是有什么事情吗?”景怡然坐直了身体,小心翼翼望着他。

  郁笛没说话,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过了片刻才打开电脑,找到景怡然发的文件,推过去:“怡然,你这篇是自己写的吗?”

  “是的,找了一些参考写的。”景怡然点头。

  “这个东西费时间吗?”

  “有一点……参考之前的案例自己分析,对我来说可能还差一点。”她思考了一下,还是谨慎地回答问题。

  郁笛推了推眼镜,景怡然听到他叹了一口气的声音:“自己分析的时间耗费多久?”郁笛抬起眼,见景怡然沉默不语,语气有些焦躁:“有半天吗?还记得我之前教你的分析思路吗?上次开会时候你哭过,我给你讲过一些内容,但是现在……”

  男人斟酌着话语,尽量不伤到她:“我看过了,你的内容分析只是陈述,总结和概括都没有。这是一份有点过于简单、体现不出你思考的作业。”

  女孩怔愣了片刻,不知道该做什么表情回应,嘴张到一半又合上,只是紧紧咬着唇:“但是我……”她已经很努力地思考归纳了。

  她的表情有不甘有委屈也有尴尬,郁笛曾经从无数新人脸上看到过这种复杂的表情,但对着景怡然,郁笛难免网开一面。他调整了下语气,看着景怡然低下的头:“怎么了小姐?”

  “我……”

  “我可以一直给你讲错在哪里,但你不能一直留在我身边啊。”郁笛笑了一声,探过头去看景怡然表情。对方还是那副紧抿着唇眉头拧起的表情,仿佛要把屏幕盯出个窟窿来,她听到郁笛的话,才小心地又抬起了头,指了指屏幕:“但是……这个问题,我已经尽力分析了。”

  郁笛顺着她视线看过去,一挑眉:“认真对待了?这个ESG话题你讲讲你的思路。”景怡然不说还好,一说郁笛又感觉自己的胃在隐隐作痛,他通篇看下来,没有一处是体现景怡然自己思考的——就好像她只是把一张饼压扁拍在了上面,饼的材料来源以及销售情况一点都不了解,透着三个字“不思考”。

  如果是平常,郁笛大概教教她也就过去了,但是这一次男人多少有些生气。万俟总是说自己像护犊子一样护着景怡然,但他其实对所有新人都这个态度,只是景怡然会更偏心一点。

  不过偏心,不代表着能够无限度地纵容,特别是在周司涵介入之前,他还想要景怡然飞得更远一点。

  郁笛看着低着头的女孩,伸手指着材料,少见的强势。

  她回答得磕磕绊绊,时不时还要回忆一下,看着郁笛的脸色肉眼可见地更难看了,景怡然叹了口气,耷拉着脑袋:“神族非得要工作吗?”

  “可以不工作啊,”郁笛推了推眼镜,“但你做什么,都会经历这种痛苦。从痛苦中迈过去,你才发现自己不是一成不变的。”

  “这是你九百年的经验吗?”景怡然插了一句。

  郁笛抬手敲了下她的额头:“不管几百年,至少现在好用。这份ppt重做,这周给我。”该柔软柔软,该严苛还是要严苛,在某些方面这位导师依旧严格到可怕。

  景怡然抱着电脑起身努力点头,走出会议室前抬眼看了下郁笛,男人脸色还阴沉沉的,但是已经任命般张开双臂:“想干嘛干嘛吧,不然看你也不想回去干活。”

  女孩脸上一瞬间阴转晴,把脸埋进郁笛胸里吸了吸,然后扭头抱着电脑出去:“那我先走了。”

  “PPT改完。”郁笛整理好衣服,补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