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夜风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2-18 16:42      字数:1933
  景怡然抱着电脑回了工位,发现桌子上放了小零食,抬头正好对上陈莹的目光:“特地给你留的!周老师从格鲁吉亚带回来的特产!”

  陈莹看景怡然抿紧了唇,走过来:“怎么了?一起出去走走?”

  “没什么……我今天得把这个ppt改完,就不出去了。”景怡然手指落在键盘上,露出个有些勉强的笑容来。

  “那就不出去啦,去阳台透透气怎么样?”陈莹说着,冲景怡然招手,“来吧。”

  两个人走到外面的露台,俯瞰江景。陈莹深吸一口气,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愁眉苦脸的?郁总训你啦?”

  “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其实我们都被他训过。包括我啦,林姐啦,PeterPony他们,都挨过训。有时候郁笛忙,说话就比较直接,可能直率点,不是针对你。”陈莹坐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

  “嗯……”景怡然也坐下来,歪头看着陈莹。

  “他说你什么了?”

  “就是ppt写得不深刻,没有自己的思考。”女孩低头扣手,试图缓解这种尴尬。

  “ppt而已,我一会发你一份,有些套话很好学的,如果不确定也可以来问问我们,”陈莹似乎猜到了原因,不以为意,“对了怡然,你晚上有时间吗,要不要来我家一起打德州?我攒了个局,刚好放松一下。”

  “可以呀,不过德州我打得一般,到时候还请手下留情啦。”有陈莹铺垫在前,景怡然也不好拒绝,答应下来。

  “好呀,那我下班叫你,ppt我一会发给你。周老师带的点心很好吃,你尝尝!”陈莹又坐了一会,和景怡然一起回去。

  等郁笛开完这又臭又长的会议,办公室早已没有了人。

  景怡然桌子上插着一只白色的铃兰,这种娇贵的鲜切花也被她养得很好,不愧是生命女神。

  办公室空空荡荡,衬得夜色里的郁笛像个留守老人。打开手机,关了灯的办公室里手机屏幕成为了唯一光源。景怡然没给他发私聊消息,只有个工作上的“ppt改完了。”

  打开电脑,郁笛看着字眼睛就疼,熟悉的文风一看就是手下几个给景怡然参考的。好东西一点没学会,净磨蹭那点细节了。

  不过也不是一点进步都没有,至少比上一版好。郁笛坐在工位上叹了口气,也不是他爱加班啊,谁爱加班啊,加班还得打oa申请,但这事情做不完啊。

  郁笛改了半小时,保安来了两回,打着手电往办公区域看,他也不好再让保安巡逻,带着办公电脑下楼,开车回家。

  “回家了吗?”等电梯的间隙,郁笛给景怡然发了条消息。

  直到下楼,郁笛也没有收到回复。

  开车前他又看了一眼手机,眉头轻轻皱起来,补了一条过去:“睡着了?”

  “叮咚——”一条消息回过来,却不是景怡然。郁笛订花的花店发来消息,给了郁笛接下来的送花清单。

  男人将手机熄屏,开车回家,心里始终有一种莫名的不适感,他说不太清楚。直到到家,景怡然的消息还是没有发来,郁笛思考了片刻,还是拨通了景怡然的语音。

  这次倒是很快接通了,那边有异性的说话声音,景怡然接通后似乎是在找东西,然后是跑动声,像小兔子一样。在“喂”了一声后,大概过了一分钟,景怡然才开口。

  “郁老师,怎么了?”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说话时候还有不明显的回音,大概是躲在了洗手间。

  “没什么,看你没回消息,怕出什么事。在做什么?”郁笛关上音响,听着那头布料的摩擦声,仔细分辨了一下。

  “在打德州,没看手机。你刚刚下班吗?”景怡然看了眼时间,已经快要九点了。

  “嗯,刚下班。什么时候有时间来拆你的礼物?”郁笛把玩着车钥匙,浸在黑夜里。周围慢慢冷下来,带着一种潮湿的寒意,男人听着景怡然的声音,那种奇怪的感觉有增无减。

  “拆礼物?”那头似乎愣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郁老师最近不是没有时间吗,等下次吧。”

  “有时间的。”郁笛打断她。

  “是我没有时间呀,”景怡然大概是从小空间里出来了,声音也变清晰了不少,“在和新认识的朋友们聊天。”

  一句话,好像心头那种不适感找到了原因。郁笛“嗯”了一声:“好,那礼物等下次再拆。”

  “郁老师就没有别的想说的吗?”景怡然靠着墙,等他的回复。

  “明天见?”郁笛问。

  “那就明天再见。”景怡然说。

  今晚的夜风带着潮湿的冷意,在打德州的人不知道,坐在车里的人却很了解。

  ———

  大家新年快乐呀,新春给自己放了个假,回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