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病假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2-20 19:59      字数:1898
  万俟和黑衣女性一起回来,郁笛坐着,他的手指没什么血色,好在景怡然“种”在他背后的花还在,还不至于太难堪。

  没带回景怡然,周司涵也不觉得奇怪,她只是和黑衣服的女性对了个眼神,又看着郁笛:“那就是这样的结果,细则我们会通过邮箱同步到你这边,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判决什么时候下来?”郁笛交叉手,指尖已经感觉不到温度。

  “效率还蛮快的,大概下午。”周司涵站起来,收拾东西。

  郁笛点点头:“好,我知道了。病假条你这边会做吧。”

  “会的。”周司涵点头。

  “那我没什么意见了,拜拜,一路顺风,”郁笛思考了一下,又觉得不合适,摇摇晃晃站起来,“算了,我去送送你吧,做戏做全套。喝咖啡吗?”

  “借你吉言,其他就不用了。”周司涵笑了一声。两位女性走出会议室,锐利得像黑色的淬毒的匕首。

  ……

  “笛子,不是我说,你怎么什么都不说啊?”等两个人一走,万俟就急着开口。他看着郁笛的表情像被风雪压倒的竹子,摇摇欲坠。

  “又没什么值得说的,让新人享受一下生活,不是我们这种老不死该做的吗?”郁笛站起来,又把外套裹紧了一点。男人站着,弯腰在oa上打了病假报告。

  他一直起腰,冷不丁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点不留情啊……”

  打完报告,郁笛把文档发给了景怡然,又抄送林茉言一份,给她发消息:“这个案子景怡然承接了,有些东西你多教教他。”

  这条消息被已读,回了个ok,林茉言又发了条消息过来:“没问题,我下午和她聊聊。”

  “嗯,”郁笛捂着后腰,强撑着打字,“我最近请个假,你多带带。”

  寒暄完,郁笛给景怡然发了个会议邀请,带上了万俟,更像是内部的沟通会。

  景怡然还在小会议室里坐着,一边改ppt一边按着心口,不适的酸涩感浸没景怡然的筋骨,她很想大骂郁笛一顿“渣男、骗人”,却又觉得并不值得。

  收到会议邀请时候她假装不理睬,除了工作,郁笛不知道还想干什么。

  下午两点,会议室里。

  万俟一身黑,旁边的郁笛也是一身黑色大衣,他打开电脑,两个人对上景怡然,仿佛回到面试那天。

  “坐吧。”万俟开口,给已经没什么力气的郁笛省下呼吸的劲。

  “今天来主要是和你快速对一个案子,之后我们多合作。那我就先来了。”万俟看着郁笛的脸色,还是先一步帮他宣讲。

  郁笛今天的脸色很差,丝毫没有遮掩的意图。他坐在椅子上,就像一座沉默的雕塑。

  景怡然不自觉感受到一种压迫感,抬头发现男人的脖颈处有黑色的液体在涌动。她以为自己是眼花,装作不经意又看了郁笛一眼,黑色就像冥河的水,他们没过哈迪斯的身体,带来窒息一样的痛感。

  “大概就是这样,”郁笛的眼镜框已经滑到鼻梁,却没有力气去推,他用最温柔的语气去问景怡然,努力挤出个笑容来,“我之后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林茉言会来带你。”

  景怡然心头浮现出一种不太好的直觉,她试图合拢手心,掌心传来一点冰凉,一点捂不热的冰凉。

  那是她分给郁笛的一部分力量,正在遭受某种压制。

  “没问题的话我就先去休假了,回来见。”郁笛站起来,轻轻摇晃了两下,努力撑住身体,被一旁的万俟扶了一下。

  景怡然要追上来,一旁的万俟却不让她近身:“怡然,我们还有事情要谈,你如果没事的话先回去吧。”

  他说话时候直视景怡然的双眼,女孩像是定住了,不受控制地后退几步:“不好……”

  景怡然看着两个人离去,黑夜的冷意仿佛浸入她的身体。她敏锐地察觉到有什么要发生,可是却什么都阻止不了。

  郁笛被万俟带着上了车,他躺下来,就像躺在棺材里,呼吸逐渐变得很慢很慢。

  不会死的,最高神不会这么轻易让郁笛死去,郁笛只是在承受着无尽的痛苦的折磨。他的身体是一堵破败漏风的墙,北风可以肆虐、霜雪可以欺辱,甚至连普通人,也可以拿一堆打印后的废纸砸在墙上,使这墙壁摇摇欲坠。

  他用尽力气给花店确认了每日鲜花的名单,然后沉沉睡去。

  生命是一条蜿蜒的河流,而如今是河流结冰的时刻。

  郁笛陷入黑暗与病痛之中,意识从身体中抽离。他似乎做了个很长的梦,在绿色的秋千架上,他高高荡起。

  但再仔细看,秋千上密密麻麻写满了okr、kpi、uv、dau之类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