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不想上班是一种精神状态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3-19 16:26      字数:1271
  郁笛的身体虽然不好,但思想却是自由的。

  两个人现实里还隔着一段距离,脑海却已经搭起了一幕戏的舞台。

  大概是看出景怡然很喜欢他神界的那一身装扮,郁笛没有换衣服,仍然是这身充满了女性凝视的礼服。

  景怡然的视线从他赤裸的肌肤处审视过,最后还是叹了一口气,站起来站到现实的郁笛的旁边:“虽然在你的意识里性侵你是个很有想法的事情,可我觉得,我又不是个变态。还是等你好起来,用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接触更好。”

  在意识里与郁笛做爱,和太监上青楼有什么区别。

  还不如做梦更有趣一些。

  当然,这点吐槽也如数传达到了郁笛脑子里,那条黑色的触手拍了拍景怡然,示意她会好起来的。

  ……

  最高神给郁笛的惩罚时间颇长,但惩罚并不意味着郁笛可以躺在家里无所事事,他大概天生就是操心的命,每晚会带着景怡然复盘一遍工作。

  说是复盘工作,就当真是听着景怡然的日报,然后替她推掉一些别人甩掉的锅。职场里总是不缺老油条的,特别是这类爱贪功甩锅的老油条,郁笛听完景怡然的每日日程,都要稍微皱一下眉:“有些事情不是你的,就不要去接茬。”

  他有时候也觉得无可奈何,逻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自己又不在职场,景怡然自己要多小心。

  好在占用时间不长,每天十分钟就能解决。

  女孩也不是天天都去郁笛家里,她总有些别的事情要干:同事的聚餐、朋友的邀约,还有父母打来的电话。

  郁笛的身体也不允许他去做些别的东西,大概是为了惩罚他一个人揽下了责任,这次的惩罚要更重一些。在郁笛不回消息的这段时间里,他都在沉睡。

  景怡然成了这次推广活动的主owner,每天在大会小会和突然的谈话之间挣扎,有时候不仅要挣扎,还要巧妙地听出其他部门甩锅的话外音。万俟虽然能够帮景怡然挡掉一部分问题,但更多时候还是要靠景怡然自己。

  沉淀、复盘、对齐,黑话还是圈住了刚入行后不久的新人,在连着两个周高强度工作之后,周五的景怡然打开家门,没有忍住,一下子扑在了沙发上。

  四肢重得就像抬不起来一样,她陷在柔软的沙发上,放空思绪。只是半个月的高强度工作就已经让她厌倦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了,景怡然不敢想工作了九百年的人该有多么疲倦。

  还在出神时,郁笛打开了卧室的门,走了出来。他看到倒在沙发上几乎化作一团的景怡然,明显怔了一下,又抬腿走过去,坐在女孩身边:“怎么了?”

  “好累……”景怡然察觉到郁笛坐过来,艰难地翻了个身,伸手去圈住郁笛的腰,“不想上班了……好累……”

  郁笛今天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家居服,抱起来异常丝滑,更衬得郁笛腰肢紧实。他最近的惩罚力度大概是小了些,不用昏迷太长时间,还有些余力做别的事情。

  “辛苦了。”郁笛的手拍了拍景怡然的肩膀,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之前给你准备礼物的时候……有一份精油,要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