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说坏话时要记得断开意识连接
作者:煌煌Crépuscule      更新:2024-03-25 16:10      字数:1421
  郁笛一个猛顶,压住了景怡然,女孩哆嗦了一下,蠕动着要逃走。

  “去哪儿?”带着精油香气的手卡住了景怡然的腰肢,把她囚禁在了身下,性器往深处顶着,挺了挺腰,刚刚还没被顶到的敏感点在调整之后被碾磨上去。

  “没跑……”景怡然被克制住,膝盖摩擦布料,身体由于涂抹了精油,带来一种不真切的滑腻感,似乎随时会翻身掉下去。郁笛闷闷笑了一下,一起身,腰摆动着,惊起身下人的闷哼。

  “唔……”她抖了抖,手指被人从上抓住。男人单手卡住景怡然的腰,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有些霸道地整个人覆盖上来。

  “怎么了,小姐?这是本店特色的深入按摩,”郁笛半跪,撑起身体来,深入浅出地操干着,“能够疏解工作压力,帮助体内排除毒素,做完之后更加轻松。”他的语气听起来就像按摩店里推销的店员,腰却不留余力地顶着。

  他们现在的姿势不算很好发力,但郁笛依然次次顶进了最深处,刚刚被按得发红得肌肤又持续性泛着淡淡的红意。似乎是为了验证这类“按摩”的有效性,郁笛伸手从景怡然的腿下穿了过去,揉捏着突起的肉粒。

  “这位小姐为什么不说话,是对我这个店员的按摩不满意吗?”郁笛把人整个都抱在怀里,一发力,上下姿势颠倒过来。

  景怡然背对着郁笛,跨坐在男人身上,一只手被他握住,在颠簸里快感摇摆,仿佛一只小舟。

  两个人都渴望这场交合渴望得太久,显然景怡然的耐受度要更低一些,或者说,郁笛为了那句“不行的时候”暗暗磨牙,每一次的抽插都带上了技巧,碾磨最敏感的那一点。

  因为上班而紧绷的身体在这种带有色情按摩意味的性爱里松弛下来,入口也不再紧绷、要绞断郁笛一样吸夹着,而是变得柔软潮湿,热情地在颠簸中吞吐。

  挺立的乳尖也被男人按摩到,被裹上一层精油,郁笛从身后抱着景怡然,这时候倒是看不出半点腰不好腿不好了——景怡然腹诽一句,当然,只是腹诽。

  “嘶……”景怡然突然吸了口气,乳头被不轻不重捏了一下。

  “小姐,”郁笛的语气听起来阴阳怪气的,有一种牙疼不好好说话的味道,下半句却直接通过意识传入了景怡然的脑海里,“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的意识其实是共通的?”

  大意了……意识传入景怡然脑海的时候,她满脑子只有这么一句。

  “哎……腰疼……”郁笛猛地往上顶了两下,抓住景怡然的腰迫使她往下坐,性器结结实实撞到深处,带来酥麻的痛感。

  “哎,人老了,腿也不好……”他想着,把人推倒在沙发上,大开大合地操弄着,腰前后挺动,连带着身下的家具都在嘎吱嘎吱作响。

  景怡然被快感冲撞得意识不清,脑海中却突然出现了许多纠缠的身影,不是他们两个的脸,而是许多……神。

  景怡然只是愣了一下就意识到,那是从郁笛视野里观察到的神界。如果只是平常,景怡然大概不以为意,但在现在的情景中,他的意图很明显。

  那些身形最终变成熟悉的两个人,从第一次,到每一次。

  从郁笛脑海中看到自己是件有些奇怪的事情,却又不得不承认,很色情:潮红的脸颊、失神的双眼、一声一声的呻吟,还有射在肚子上的精液。

  人很难在这个时候区分虚拟与真实,景怡然渐渐感受到一种同频的、加强的快感,在几个猛顶之后,她猛地哆嗦了一下。

  如意识中一样,攀上了高潮。